赤默

赤纱斜阳雨霖铃 默然风语葬花吟

今天有事去翻同学的记录
无意间看到他删了我的好友
我一度以为我放下了
可是那一瞬间
真的仿佛世界崩塌

也许我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也许我们就是从未互相了解
我以前一直没有办法理解
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
会不可以在一起
直到自己亲身经历

我居然开始后悔
后悔那次争吵要是往常的小打小闹该多好
直到现在什么都已经来不及
直到开始一遍一遍的念想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但我知道我们不能走下去
现实 性格 和时间
我们总有一天要分开
我只是
我只是觉得既然没法在一起
不如早一点结束这样的纠缠
却谈何容易
说了那么多遍再见
真的再见的时候
才发现再见这么 这么难

至于我现在能有的最强烈的感情
也只不过是好感
当初似乎是急于摆脱一个人
才会那么甚至疯狂的喜欢另一个人
冷静下来
才发现他没有那么可恨
他也没有那么可爱
甚至于我觉得我自己没有办法再爱上一个人
明明是我提的分手
可我现在又那么迫切的想要爱上谁
来抵消那一份念想
我知道初恋难忘
也许就只是我的自私我的愚蠢
努力的回忆着忘掉最开始那个人的过程
才发现我一直以来忘记的办法
都是再将就着爱上谁
直到那个将就那么无法自拔
那么无可救药
这一次才真的不敢再动真情

我居然开始想
我们还可不可以在一起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就像当初分开的理由一样那么简单
现实 和性格
我们都没错
只是不适合
可我当时为什么没有等他
等他长大
等走到那一步再来考虑现实

我知道我伤他很深

我们互相伤的很深
我现在最迫切的希望
是我能再恨他一次
或许才能彻底的放下他吧

说不上他哪里好
却是能一一列举那些缺点
我说我不可能陪你成熟
可能也许真的只是因为我不够爱
可能吧
那我又何至于放不下呢
不甘心吗
仿佛自己的东西被夺走的不甘
和孩子争抢东西的小打小闹
似乎也无甚区别
幼稚的那个
是我才对吧

说实话分开了才发现
我们仿佛并不曾熟悉
他藏着他的残忍
我藏着我的高傲
竟连最熟悉的陌生人也算不上
分手的时候我明明一遍一遍确认
我是真的不爱他了
真的不会难过
那为什么现在又放不下躲不开
至少一年的回忆不是假的
至少曾经的感情不是假的

对于现任还有这样那样的怀疑
我不知道我现在究竟在干什么
当初状似疯狂的喜欢的感觉
却再也找不到了
我不知道我究竟对不起谁
还是谁对不起我
我甚至盼望早一点到那一天
知道结果
然后孤单一人
也许会好过很多

明天还要考试
我仿佛记得分手那天我一宿没睡
一宿无声的撕心裂肺
我没有那个放声大哭的机会
今天似乎发泄掉了一半
却不免害怕起了明天的考试
感觉药丸
想忘记
却也想找机会勾出这种感情
好好的哭一场
毕竟
哭过喊过便会停止哭泣

2016.6.7
刚刚看清了一场骗局
居然好过很多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可怕

说实话最近真的很迷茫
学习考试感情游戏
平时缺乏紧张感 一想到却又心焦到绞痛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感觉生活在一点一点偏离正规
又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同学们快要高考
alevel还有最后一个月要奋斗
其实真的挺慌的
再想想之后九月份
不免更慌了起来
我似乎只是一直在逃避
逃到不能再逃的时候再抬起头面对
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面对
所能期待的只有考完试之后的两个月
找各种伙伴玩
找男票
找男票的猫
也在无数遍想象着一个人溜出去的脑内小剧场
期待着这一天赶紧来临

说到男票
心有千千结
我不知道我越来越迷茫
虽然他的日记都写着多爱我
但是说实话我并感受不到
仿佛提前进入了平淡期
我竟然不知道怎么样去把握这个尺度
也许做朋友的时候
没得到的时候
我们能聊的很开心
能感觉到互相吸引
现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敷衍的笑
昨天提了我有心结
但也并不想现在说
毕竟我真的是一个很敏感的人
一点点事情真的就会让我想太多
也是一个说话的时候偶尔忘记考虑分寸的人
我决定要尝试改变
当然于他 也有许多我需要时间来确认的东西

也是
感觉现在能有的最强烈的感情
也就是好感而已
之前多么强烈的雀跃
静下来想想也许并没有多么深的感情
也许是因为那个心结
也许是我们都是控制欲很强的人
也许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谁知道呢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但是哪有那么简单
有的时候想想是不是以前更快乐更自在
有时候也想就这样将就下去逃避现实
今天退了大门派
回到了原来的小窝
实在没有动力和精力混入一个新的圈子
也不习惯默默
还是安安静静的聊天窗口更有安全感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好吧
明天开始真的要好好准备考试了
加油吧
2016.6.6


嗯 好久没有更新我的故事了
529正式分手
分手那天 翻了之前的故事
感触颇深
完了之后 我录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觉得已经是诠释我们的极致了
直到他录了匆匆那年

匆匆那年我们究竟说了几遍再见之后再拖延
我也记不清了
或许没有感情是在一个半月前那次提的分手
再到19 21 最后是29
好歹我们也走过了一周年
哈哈哈

可是谁有没有爱过不是一场七情上面的雄辩
你说你感觉不到
我说你不爱我
无所谓孰是孰非
我们只是不懂怎么去爱
只是太自私

匆匆那年我们一时仓忙撂下难以承受的诺言
曾经我们都想过要走很远
谁也不知道会在哪一天突然就说了再见
把彼此从未来里赶了出去
重新颠覆之前以为的剧本

只能等别人兑现
今后各自曲折各自悲哀
我们也都有了新的剧本
从此谁都不打扰谁的生活
是我最后的温柔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脸是否还能红着眼
我也不知道我们以后会不会再见
但我想等时间冲淡了一切
没有谁会红着眼吧
谁知道呢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
说到底还是时间这个良药
我不知道多久能治愈
可是不冰释前嫌又从何开始

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是啊谁甘心呢
即使是不用的玩具丢弃了也会舍不得
或许就是不甘心我们才重复了太多再见
或许就是不甘心再见才会红着眼

我们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何怀缅
说实话
我一有点恨你
你欠我好多好多
我不会忘记

感觉恋爱之后莫名懂了好多情歌
曾经模模糊糊的代入感
如今的确是实实在在的
很佩服音乐人
把每个人都故事写成歌
所以我们放下防备
所以我们没有熬过考验
所以我们再也不见
所以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讲道理
我不知道分手这么坚决
是不是因为现任
如果不是他的打扰
我应该会等到出国了感情淡了
再提分手
我觉得我欠的很多
可我被欠的也很多
知道前天我还觉得我没有对不起谁
静下来想想 也许我谁都亏欠

前几天一直觉得现任是理想型
而且每时每刻都觉得I must be crazy
但也就是这两天
确确实实感觉有些累
不知道哪来的累
有时候觉得我跟现任的关系就像前任跟我
只不过角色互换
仿佛是我有些患得患失
又不知今天突然觉得
好像
真的好像
长相 唱歌的习惯 甚至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当然也有很多不同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
自从爱上了你
以后爱上的每一个人都像你
我也不知道
只是莫名的惊恐罢了

那么很晚了
就这样吧
六一快乐
就这样先慢慢走下去吧
晚安

或许
忘掉旧爱的最好办法
是找一个新欢?

刚买的婚纱想要穿给谁看
还不是只能藏进衣橱
等下一个人来翻

一起看过的风景
一起走过的海滩
谁再也不是谁的桌面
也不是谁的港湾

脱下他的衬衫
点一抹绛唇
努力忘掉曾经的盛夏狂欢

罢了
经历了再多再多
该散便散才能不留遗憾


电十求伙伴

代打代打武神塔

电十俩熔岩代打全职业武神塔20层(咒术请加两根毛)
气功无尽塔80-100层(价格其实我也不知道) 需要的戳我戳我
(以下是私人业务 气召咒武神塔20层 气召流星8 咒术烛魔5起步本宝宝缺钱求约求介绍单子)

电十求小伙伴小伙伴有没有小伙伴(๑•̀ω•́๑)
和男票一起寻找固定队友
大号气功小号召唤小小号咒术٩(ˊᗜˋ*)و
男票剑士୧(๑•̀⌄•́๑)૭
求召唤求抓(*°ω°*)ノ求四or六人固定队飞各种本
有没有不嫌弃我们的大腿丫
萌新也可以丫if you愿意做武器愿意学的话都可以教嘤嘤嘤
(最近带萌新各种事有点心累 只能说伸手党勿扰)
再缩一遍电十求固定队小伙伴 求全职小伙伴!

嘤 刚整容的两只

没有逻辑是常识_(:з)∠)_
本来想发说说结果越写越多
就剪来这里了
也好说说三次元太多怕被烧烧烧233
泪点太低又被自己写哭系列

-----------------
啊开学季空间各种刷异地恋的2333
姐姐我是要异国的人呀2333333
_(:з)∠)_晚上跟“过来人”(假装)聊了很多
感触说不上
就是真的感谢的
感觉自己看清了也看开了好多
如果以后遇到什么
我会把这一段对话拿出来好好看一遍

说起来
我们还有那么长那么难的路要走
我现在就想着
尽人事听天命就好
这几天好像做梦一样
然而后天你又要走了
不愧是我的宇宙无敌脑洞小剧场
大半夜的内心戏演的一发分别大戏
搞得自己煞笔一样哭哭哭2333(并没有)

我想等我安定下来
至少还要六七年
这六七年我们能见几面
能在一起多久
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算
还是挺害怕的
在异地之前不觉得异地有多辛苦
现在自己经历了
终于知道什么叫异地恋233

然后
这些时间
感谢你总是包容我的任性
包容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无理取闹
不过我们之间
除了异地还有那么多现实问题摆在面前
双方压力应该都挺大的吧
反正我是

怎么说呢
你总是承诺 总是说会努力
但是你还不是依旧这样
陪我打游戏的时候其实挺开心的
可是如果哪天听到你说去看书没空陪我
想打你归想打你
还是会很开心的
(并不敢用欣慰这个词感觉我好老233)
说实话不太看得到希望
承诺的话谁都会说
不知道为什么特么还是会愿意相信你
也许是我们还年轻
还有青春去挥霍
还有时间不去那么担心未来
也许女方总是会在这方面想多
最近总是想
七年之后我回国
你就能来娶我多好(做梦😂快够)

说起来原来以为我也是个打游戏的妹子
并不太在意男票打游戏不理我啥的
不过只有一台电脑的时候看你玩还是会想烦死你
并不知道是因为你不理我还是我也想玩😂😂

啊然后是碎碎念
你回去之后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啦
还是学生的时候这也做不到的话
让我怎么对你有信心啊😂
然后要好好吃早饭
戒夜宵戒熬夜
多吃蔬菜水果
水果也不要总吃含糖那么高的啦
多出去走走多运动别总是宅在家里
虽然这点我也做不到233
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啦
形象啊喂形象233
这样哪天我不要你了你还能找到妹子呀
或者你就有资本不要我啦!233(够)
要是你不要我了你却找不到更好的妹子
我会笑死哒!
2333
简直觉得自己是个中年妇女

你说以后我们的儿子肯定嫌弃我啰嗦

你敢嫌弃一个试试233
分分钟打死你

不说了我去找餐巾纸😂

如果我们有以后。





晚安
2015.9.10

又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想到什么写什么
没有逻辑可言
------------------------

终于是狠下心来点了退出群
为什么会提醒管理员呢
真是
叫来了会长拉我回去…
在那边真正舍不得的也就只有会长和会长夫人了
而且会长大人的语气好像我有罪一样
还是回去了
一切都没有变
qq昵称叫没有人
进群的提示是 “没有人加入本群”
不得不说画面感太美
被吐槽说这也要提示之后
再没有什么了

这反倒是常态

说起来也不过是自己矫情
没有人发现我退工会了 没有人理我就难过的不行
最后倒是醒悟过来这才是正常的吧
那不如没有这些念想
一个人玩耍便好

大概是从工会人事变动开始吧
门主半弃坑
副门主交给了一个妹子
挺好的一个妹子
我退群就是她来找我的 说要找原门主来凶我回去
挺可爱的
之前她上任的时候说要把长老给xx的人
xx是一个形容词只是我忘了她当时怎么说的也想不起这样意思的一个词了
大致是说呆的时间长 经常上 跟大家关系都好的人
反正是为了工会好我能理解
然后我的长老没了

其实本来也无所谓的
刚进去也是成员
大概是男票跟门主和门主夫人很熟
那段时间总是我们四个打本
然后熟了起来吧
某天出去卖东西再回来就成了长老

真正在意的只是一部分长老成了我不认识的人

说实话我呆的时间不算长
但至少跟他们混的挺熟
新人成了长老
因为暗黑 因为流星十二段 因为生魂
啊 我不过是一个新首饰都没钱换的
旧首饰没钱升的
祝福s1 双属性灵核五段 宝宝一段的小透明
我没法像他们那样进来说
来来来带你们飞
便愉快的打成一片

抱大腿什么的我总是惶恐的
一直喜欢靠自己
最开心的一刻是在墓地开荒成功的时候
最难过的是在第二次靠生魂一次过的那一刻

就再也没有打过墓地

我的号有防沉迷
最后一次和门派人刷本的时候
两把暗黑一把流星十二
这个要双开跑图 那个又有事
他们是大腿 他们还是“朋友”
可我真的没有时间浪费
打完他们说去不去监狱的时候我就退了
时间不够 也不想抱大腿
我没打过监狱
成就是男票跟着门派大腿打的
我不会打的我不想躺尸
没有心情也没有机会去开荒了

还记得最开始什么都不会
第一次打太尚门地区六本
被两把生魂带着刷
我不停躺尸
出来了之后便赶紧退了队
我觉得我有罪

最后一次和门派打完本之后
我看着满员的人数
想想总是说要清尸体 门派名额不够用
那不如我退了吧
就当是尸体

说起来 也还有一次门派人跟别人撕逼
我向来不喜欢参与这种事
况且两边其实我都认识
而且反倒跟对面熟一点
门派那妹子说实话我没什么好感
男票也真的是不嫌事大
然而在工会怎么说也得帮自己人
他发了喇叭帮门派的妹子
然后对面贴吧挂了喇叭
惹来一堆是非
本来真的不想参与
看到骂我男票的真的没忍住
大概是过于情绪化
那几天都很低落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想
一个人多好 没有那么多是是非非
跟男票说了下 他说你想退就退吧
建一个人的工会的话他来陪我
一个人的剑灵再加上一个人
貌似也还不赖
今天他又回原工会浪了
十一星 一个人一个一级工会
好的不得了

本来不想退群 也是舍不得一些人
然而那几天看着他们聊的很欢
试着参与并没有人理我
多我一个少我一个 什么都不会改变
于是宝宝有小情绪了
宝宝想退群了

也真就是自己矫情

我也知道退群没那么容易
会有人来问我为什么
我真的不好意思说实话
叫来了原会长之后我就知道要回去了的
也许内心是希望这场闹剧掀起哪怕一点点波澜
哪怕一点点存在感
然而只是【没有人加入本群】
一句吐槽之后大家又开始愉快的聊天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退群了
没有人在意过没有人是谁
真的 没有什么时候比这一刻更喜欢我这个id了
赤默是谁
不知道

最后
我没说一句话
没改群名片
把群屏蔽了

挺好的 没有人会喜欢我。

我叫没有人



晚安

说实话 现在上游戏都不知道要干嘛
尤其是剑灵啊
上号就是站街发呆也懒得打本
要死要活的弄小号
简直不知道这样去提升大号之后要干嘛

群里有人说白雾打架我就跑上线去玩耍了
简直不想打本啊
后来浑天走光了想去门派群里看看有没有人
虽然本来也不抱希望
果然并没有人鸟我
出去旅游之前大号退了门派
群还没退
现在看来果然应该退了的
不喜欢做抱大腿的小透明
不喜欢满地图都是门派成员一个个去打招呼
自己建了个只有自己的门派
看心情换名字
多好

说起来后来对面也走了就去f9了
打着打着也腻了
简直就是某种意念支撑着我玩下去

天刀也是
在练五毒小号
大号唐门简直不太想上
上去签到做日常
从来没有打本的欲望啊
也就是对五毒这个刚生出来的亲儿子的新奇感吧

好无聊啊

晚安